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li64943061的博客

 
 
 

日志

 
 

【引用】真实的《三十里铺》  

2012-01-13 16:03: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翁奕童苑《真实的《三十里铺》》

 

山西民歌 - 翁奕童苑 - 童心阁山西民歌 - 翁奕童苑 - 童心阁


著名的陕北民歌《三十里铺》,来自于上世纪四十年代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三十里铺村位于陕西省绥德县城东部,是一座依山而建的自然村,因距县城三十里路而得名。一九三九年,只有二十多户人家的小村庄里,有一对年轻人相爱了。男的叫郝增喜,是郝家的三儿,按其弟兄以“福、禄、喜、寿”排行,故名叫郝增喜;女的叫王凤英,是王家的四女子。两人从小一起玩耍、一起长大,都是思想进步的好青年。凤英长得俊俏活泼,敢在村里村外抛头露面,一些封建守旧的人很看不惯。由于绥德是通往秦、晋、蒙、宁四省公路的咽喉要道,过往的人流特别大,一些新思想也不断地影响着增喜和凤英,他们常喜欢和革命队伍中的同志接触,参加一些宣传、鼓动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又自然而然地产生了感情,私定了终身。这在当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统治陕北青年婚烟的状况下,无疑是一个大胆的举动,自然遭到村里人的非议。郝增喜的父母受不了舆论的压力,又嫌凤英家太穷,死活要拆散他们。

在三十里铺大路旁,有一姓周的大财主,开着一处骡马大店。这个骡马大店当年是陕北东渡黄河、通向山西的必经之路中的一处大站。因为解放前的运输全是马帮和骆驼队,三十里铺大店便是从黄河过来回陕北的必住大店。这个周家大店光长工就有十二人,这在当年可是个很了不起、很有名气、很大很大的“骡马大店”。在周家的长工里,有一个住在三十里铺村、沟对面的年轻后生,名叫常永昌。身材高大、膀宽臂粗。干的是掏粪、垫圈、铡草、喂料、挑水、扫院等粗活、重活、脏活、累活,因为住的邻近,凤英和郝增喜的出出进进,常永昌看的是一清二楚,心里不免产生一种酸酸的、不可名状的醋意和妒忌。

常永昌当年可是个才艺超群的青年。他不光是周边有名的伞头,随口能编能唱,而且会唱很多民歌。他不但能编能唱,而且嗓音极好。他唱男声洪亮雄壮,唱女声细腻婉转。特别是唱酒曲,见物抒怀,得心应手。常常是晚上住店的商贾旅客们,凑在一起吃酒划拳,就把喂完草料的常永昌叫来,唱上几段,助兴逗乐。摘录原唱段如下:

提起我家来家有名
家住在绥德三十里铺村
四妹子爱见个三哥哥
他是我的知心人

三十里铺村来遇大路
戏楼拆了修马路
三哥哥今年一十九
咱们二人没盛够

三哥哥今年一十九
四妹妹今年一十六
人人说咱们二人天配就
你把妹子闪在半路口

叫一声凤英你不要哭
三哥哥走了回来哩
有什么的话儿你对我说
心里头不要害急

洗了个手来和白面
三哥哥吃了要上前线
任务摊在了定边县
三年二年不得见面

三哥哥当兵坡坡里下
四妹子硷畔上灰不塌塌
有心啦上两句知心的话
又怕人笑话

这首歌越唱越广,越唱越远。不光是商旅们会唱,好多人都会唱。不光男人们爱唱,女人们更爱唱。还有一些商客们,他们骑在骡子上,躺在驼驮里,过来过去的唱,翻来覆去的唱。更有一些闲汉们,凑在一块,你一段、我一段地唱,歌词越唱越多,词味儿越唱越酸。 于是,后来就有:

三哥哥当兵戏楼上站
四妹子又在硷畔上转
有心掉头把你看
心里头害麻烦

三天 没见哥哥的面
拉上黑山羊许口愿
多会见了三哥哥的面
好像小娃娃过新年

前沟里下雨后沟里阴
因为上三哥哥许了一口牲
如今的神神满不灵
不给凤英来托梦

睡到半夜梦了一个梦
梦见三哥哥上了奴的身
慌忙忙就把个腰搂定
醒来是一场空

想起了三哥哥细念读
我的那老妈妈把我噘
蹲到茅坑里我不由得哭
哭几声我三哥哥

要穿蓝  一身蓝
蓝袄蓝裤蓝布衫
手里又拿轻机关
打的敌人心胆寒

要穿白  一身白
白袄白裤白腰带
三哥哥把妹妹搂在怀
揣揣一对白奶奶

要穿青  一身青
青袄青裤青手巾
亲口口咬住奴的舌头根
三哥哥你真狠心

这些无中生有的酸词,凤英家的人恨死了常永昌,认为都是常永昌编唱传出去的,有伤王家的风化,故意坏王家门风,这在封建的旧世俗里是决不允许的。人家一个未出阁的黄花闺女,这样的去糟蹋人,真是让人受不了。所以王家放出了话:要打断常永昌的脊梁;踩断常永昌的大腿;抽了常永昌的懒筋;要了常永昌的狗命。常永昌闻风连夜逃跑,迁住在崔家湾十多年不敢回村。实际上王家也就是说一说,吓唬吓唬常永昌罢了。自从凤英出嫁之后,事情也就慢慢淡了下来。

据王凤英老人回忆,一九三九年为躲避战火,十四岁的她和父母从山西柳林流落到绥德三十里铺给人家扛长工。初到三十里铺,人地两生,但天下穷人是一家,有的借粮,有的送衣,帮助他们渡过难关。“他(三哥哥)小名叫歪儿,大名黑增志,家和我家不远,比我大三岁,在生活上常帮助我们。那时男女有别,封建礼教严重,我和他没有拉过一句话。有一次我和村里的姑娘挖苦菜,与一只恶狼相遇,是他勇敢赶走了狼。为了感激他,我给他做了一双鞋。不久有人说我们很相配,为我俩当媒人,但他父亲嫌我们家穷,怕儿子受拖累,不同意。后来我们产生了爱情,正好八路军征兵,我便暗中动员他去当兵,摆脱父母的管教,谁知他一去未归。我由父母包办嫁给了黑有财,一个勤劳善良的年轻人,婚后我们感情很好。”王凤英与黑有财结婚后,生了三儿一女,仍生活在绥德县辛店乡郝家洼。 王凤英现在身体还好,耳不鸣眼不花,还能自己洗衣做饭,老伴五年前去世后她一直独居。大儿子在西安做生意,平日的生活由二儿子黑永飞照料。前年她的窑洞出现险情后,一直住在因病去世的三儿子家里。老人现在最发愁的,就是三儿子看病时欠下的三万多元外债。

《三十里铺》虽然唱遍了全中国,也曾湿润过无数人的眼眶,但却让一个女人背了半个多世纪的冷嘲热讽。进入二十一世纪,绥德县政府决定把这首民歌作为文化遗产加以保护和开发,二00三年县剧团编排了大型歌剧《三十里铺》,县文化局每月也发给王凤英六佰元工资。二00四年十一月五日至七日在北京海淀剧院举办的“原声黄河”西部十大歌王歌后演唱会上,在演唱那首以她为原型的《三十里铺》时,王凤英出现在演唱会现场,让全场的歌迷激动不已。全国解放后,三哥哥被分配到新疆棉麻公司当了一名职员。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三哥哥回乡务农。在八十年代落实政策,该公司月月发给三哥哥二、三十元生活补助费。公司一位女经理,曾经带着礼物不远万里来看望过三哥哥。当年参军应该是他的四弟,三哥因为四弟年龄尚小,父母不放心,就慨然允诺,“代弟从军”了。于是三哥哥在村人的欢送下来到三五九旅王震的部下当兵。一九九七年,承受了几十年舆论压力和世俗眼光的三哥哥病故,享年七十二岁。育有三儿一女,也都是农民。

真实的《三十里铺》 - 翁奕童苑 - 童心阁真实的《三十里铺》 - 翁奕童苑 - 童心阁真实的《三十里铺》 - 翁奕童苑 - 童心阁真实的《三十里铺》 - 翁奕童苑 - 童心阁真实的《三十里铺》 - 翁奕童苑 - 童心阁真实的《三十里铺》 - 翁奕童苑 - 童心阁真实的《三十里铺》 - 翁奕童苑 - 童心阁 真实的《三十里铺》 - 翁奕童苑 - 童心阁真实的《三十里铺》 - 翁奕童苑 - 童心阁真实的《三十里铺》 - 翁奕童苑 - 童心阁真实的《三十里铺》 - 翁奕童苑 - 童心阁真实的《三十里铺》 - 翁奕童苑 - 童心阁真实的《三十里铺》 - 翁奕童苑 - 童心阁真实的《三十里铺》 - 翁奕童苑 - 童心阁
 

真实的《三十里铺》 - 翁奕童苑 - 童心阁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